茅盾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沈婉宋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在线阅读 - 第2028章 挺直腰背,堂堂正正

第2028章 挺直腰背,堂堂正正

        宋子玉看着被人围在人群中的沈婉,觉得她比先前瞧着,稍稍丰腴了一些,眉目更显温柔,显然婚后的日子是过得不错的。

        “我们是不是也该上前去认识认识江州县主。”牧娜走到宋恒身边轻声道。

        闻言,宋恒,宋子玉姐弟都齐齐变了脸色,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牧娜深吸一口气,“咱们与江州县主不相识,难道不应该上前去认识认识吗?”

        宋恒沉声道:“应该的。”

        大家都去与那江州县主认识,若是他们不去,倒显得有些奇怪了。

        于是宋恒一家子,也走了过去。

        “江州县主,久仰大名。”宋恒冲沈婉拱手见礼。

        沈婉扫了一眼,宋恒一家人,装着不认识地问旁边的人,“这位是……”

        “县主不知,这位是镇国大将军宋恒,身边的是他的继妻宋夫人。身后的是嫡长女宋子玉,和嫡长子宋子凌。”礼部侍郎夫人热心地给沈婉夫妻介绍,介绍到宋子玉时,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她今日竟然会入宫参加晚宴。

        云洛川拱手行礼,“原来是宋大将军,在下云洛川,乃县主之夫,久闻大将军威明,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沈婉也跟着冲宋恒和牧娜福了福,牧娜福身还礼。

        宋子玉和宋子凌也跟着见了礼,宋子凌还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冲沈婉挤了挤眼。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先入宫吧。”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都往宫里走。

        “将军见到县主夫妻恩爱有何感想?”宋恒正想这事儿,就听见身侧的牧娜轻声问。

        他皱了一下眉,真心道:“自然是替她感到高兴。”

        “只有替她高兴?”牧娜又问。

        宋恒:“不然你还觉得我该有何感想?”

        不舍?嫉妒?

        曾经他心里是有过不舍,看到沈婉身边出现了像云洛川这样优秀的男人,也有过嫉妒。

        但是他心知,这些情绪,都是自己不配拥有的。

        在他真正的“婉儿”回来后,提出可以与她共侍一夫,他的心里是升起过一丝庆幸的。

        可她的决绝离去,让他意识到了,自己既要又要的卑劣,也深深的觉得自己配不上她。

        曾经,本也是自己强行,将她留在了身边。

        所以在江州时,他便彻底放心,余生只盼着她能好,心中再无他想,和其他感情。

        他也知道,牧娜心中其实还是在意,他和沈婉那一段,以及孩子们对待沈婉的情感的。

        被反问的牧娜,没有回答,除此之外,她不想他再有任何感想,但是,却又不信他的回答。

        毕竟,她那般优秀。

        对于宋子玉出现在此次夜宴上,不少人都十分意外,看向她的眼神都带着些许鄙夷之色。

        虽然宋子玉已经在心里做了不少的建设,但是面对这些眼光,还是不自觉地想将自己藏起来。

        “她竟然有脸来。”

        “就是……”

        几个贵女正站在一起,看着宋子玉议论着,突然一个人出现在她们身后,冷笑道:“你们都能来,为何我阿姐不能来?”

        几位贵女都吓了一跳,转身看到宋子凌,脸更是涨得通红。

        背后说人,被人家的亲弟弟抓到了,这自不是什么光彩事。

        有一名贵女却还嘴硬的道:“我们能与她一样吗?小将军将我们拿她相比,简直就是在侮辱我等。”

        “她与诸位贵女有何不一样?”沈婉笑着和云洛川走了过来,看着那嘴硬的贵女问道。

        “本县主头一回来皇城,也不知这皇城中的事儿,还请诸位贵女告知。”沈婉面上带着笑,但是笑意却未达眼底。

        宋子凌张了张嘴,沈婉用余光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周遭的人也都看了过来。

        牧娜皱着眉道:“她想做什么?让子玉的丑事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被人重提吗?”

        宋恒:“先别急,看看再说。”

        “县主你是不知道……”哪位嘴硬的小姐,当沈婉是真的想知道呢,直接将宋子玉的事从头到尾的告诉了沈婉。

        “原来是这样,若是如此,本县主还真有些敬佩宋大小姐呢。”

        此话一出,四周哗然。

        她们没听错吧,县主竟然还敬佩宋大小姐。

        “都说那个少年不多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她青春懵懂时,被人英雄救美,对那男子心生情愫,这本是人之常情。”

        “且那男子本就是个骗子,手段高明,年对对他的有意接近,蓄意引诱,年少不知事的女子,又有几个能抵挡得住?”

        不少人听她这么一说,倒觉得她说得有几分道理。

        “她与人私相授受,虽然不对,但错也不完全在她,而在那为了骗她蓄意接近的男子。”

        “面对,那男子的威胁,她一朝看清其真实面目,一腔真心错付,心中悲伤愤怒,并没有软弱妥协,任由那男子予取予求,而是奋起反抗。”

        “虽然反抗的方式错了,但她的勇气和反抗精神难道不值得人敬佩吗?”

        宋子玉站在人群之中,听到这些话,双手在袖中紧紧握成拳头,咬着唇,眼中有泪光在闪动。

        “咱们女子的名节就跟命一样重要,那男子欺骗宋小姐的感情,又以名节相威胁谋取钱财,那跟要她的命没有区别。这样引诱未及笄的幼女,威胁谋取钱财的男子,难道不该死吗?”

        “确实该死!”工部尚书夫人大声附和道。

        她娘家侄女儿,就是被这样的男子引诱,还珠胎暗结,那男子又以此威胁,让她那侄女儿,因为无言面对父母,只得投河自尽。

        这世上,像周榆那般,读过书有一副好皮囊,瞄准大户人家的小姐,想走捷径的男子还不在少数。

        这世上,被这样的男人骗了的千金小姐,也不在少数。

        但为了所谓的名节和家族名声,她们人生被毁,却要忍气吞声,默默忍受。

        而那些男人,却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再者,宋小姐在庄子上遇到山匪失踪,被人所救,幸能重回到亲人身边。”

        “在这些事上,宋小姐也是受害者,错的是那些杀人放火的山匪。”

        “你们不去谴责那山匪,反而觉得这是宋小姐的人生污点?这还有人性吗?”

        “这世道女子生存本就艰难,宋小姐遇到这些事,你们同为女子,本应该同情。为何却还要踩上一脚,说与她相比是侮辱你们的话呢?”

        “在你们看来,受害者也是有罪的,该被你们鄙夷取笑的吗?”沈婉露出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

        “……”

        那几个贵女,脸更红了,羞愤得想找个地洞挖出去。

        只觉得,被县主这么一说,她们似乎都成了恶毒刻薄之人。

        那几个贵女的父母,恨不得立刻让她们滚回家去。

        “宋小姐。”沈婉看着宋子玉所在的方向大声道,“你无错,不但没错,你还比很多人都有勇气。往后,把背挺直了,堂堂正正做人。”

        这是她最后一次帮宋子玉,也算是圆了,曾经的一场母女缘分。

        宋子玉流着泪,用力点头。

        流芳郡主和沈铭姗姗来迟,正好听到沈婉说的这一番话。

        流芳郡主侧头看着沈铭道:“她即便已经是别人了,还在帮你外甥女儿呢。”

        沈铭点着头说:“我知道。”

        她今日这样把子玉的事说开了,日后反而没人敢,拿那些事来羞辱子玉了。

        这时,轩辕禹和皇后携后妃们到了,众人进殿入席。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