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读心侯府团宠小奶宝,爹娘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9章 通房

第9章 通房

        他是知道酒儿明白那沈氏是假的,在她屋里也是哭闹的时候多,没曾想今儿竟笑得如此开心。

        【原来笑声也能让她神魂不安,真是意外之喜,笑可比哭容易多了,昨儿哭得我嗓子火辣辣。】

        郁君辞在门口就听到酒儿的心声了,不由一阵心疼。

        只能叫酒儿再忍忍了,等明天云鹤道长前来府中做法,沈氏就能回来了。

        “檀雨,你去瞧瞧三爷回来没有?”

        檀雨忍不住看了孟如妡一眼,好似自夫人生了小小姐后,对三爷越发看得紧了。

        “是,奴婢这就去。”

        郁君辞闻言推开房门,看到被晴风抱在怀里的酒儿,不由淡淡一笑,上前从她手里接过孩子,语气温和不少:“我来抱。”

        孟如妡隐晦地看了晴风一眼,神色淡淡:“晴风,这儿不用你伺候了。”

        晴风心头一紧,忙应了一声退下。

        就算她再迟钝,也察觉出夫人对自己那一丝若有似无的防备,心里头不免有些伤心。

        退出房间,她眼眶微红地对着跟在她身后出来的檀雨道:“夫人这般防我,可是怕我成了那背主爬床的人?”

        檀雨眉头一蹙:“晴风,你不觉得咱们夫人......有些不对劲吗?”

        自从生了小小姐后,夫人的一些行为跟以往很是不同。

        但一个人的性子在短短的时日里,变化真的会那么大吗?

        她和晴风可是跟在夫人身边伺候了许久,夫人什么性子她们可比三爷还要了解。

        晴风怔了怔。

        酒儿躺在亲爹的怀里,顿时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不枉我今天在她边上待了一天,总算发现些端倪了。】

        【她手上那个镯子似乎有问题。】

        【娘的魂魄,会不会被她藏在里面呢?】

        郁君辞颇为敷衍地应着孟如妡的话,实则在凝神听着酒儿的心声。

        他心头实在复杂难言。

        “夫君?夫君?”孟如妡喊了好几声,郁君辞才抬头看她。

        她心中有些酸涩,想了想,喊了徐嬷嬷进来:“徐嬷嬷,把我让你挑的人喊进来吧。”

        徐嬷嬷有些看不透孟如妡的想法,夫人自生了小小姐后心思重了不少,自己也只能遵循她的意思去挑人。

        很快一排三四个丫鬟走了进来,乍一看长得怎么样且不说,身段一个个都是玲珑有致的。

        “奴婢春喜。”

        “奴婢银珠。”

        “奴婢荷香。”

        “见过三爷三夫人。”

        郁君辞疑惑地看向孟如妡:“院子里缺洒扫丫头?”

        孟如妡脸僵了一瞬:“这、这是我给三爷寻的通房,三爷可有看得上的,从中挑一挑?”

        三个丫鬟皆抬起头来,望着郁君辞的眼睛几乎放出光来。

        以她们的姿色,能伺候芝兰玉树的三爷,那简直是做梦一般。

        三人皆有些晕乎乎的。

        一旁的徐嬷嬷更是目瞪口呆,三夫人莫不是傻了,竟然亲自为三爷挑通房!

        就是这眼光,颇有些一言难尽。

        不说挑那些长相清丽艳美的吧,起码也得清秀些吧,这身段不错,就是长得太普通......

        啊呸呸呸!她在想什么,夫人怎么会主动给三爷找通房?

        那后面是不是还要给纳妾?

        夫人以前不是说,三爷自己都没那个心思,她又何必做这些给自己添堵,可现在又上赶着给三爷寻通房。

        这叫什么事啊!

        孟如妡看着三个丫鬟的脸,心中倒是满意,以她们的姿色,就算年轻鲜嫩,郁郎也不会将心思放在她们身上,如此自己又担了贤名,看以后还有谁会背地里说她善妒。

        郁君辞一张清冷谪仙脸已经黢黑黢黑,他冷冷睨向三个满脸期待的丫鬟:“出去!”

        三个丫鬟一个激灵,瞬间梦碎。

        徐嬷嬷见情况不对,赶紧把几个还恋恋不舍的丫鬟拉出去。

        孟如妡心中咯噔一声,郁郎这是看不上?

        事实上,挑了这么几个姿色平平的丫鬟,她心里头也有些发虚。

        却听郁君辞声音清冷道:“你不必这般试探于我,我并无那个心思。”

        说完甩手离去。

        这女人着实是个不安分的,沈氏就很懂事,从来不做这些窥探他心思的事。

        这一刻,他无比希望沈氏赶紧回来。

        酒儿被郁君辞抱着离开汀兰院,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原来那几个丫鬟竟然是那人给自己爹爹找的女人!

        【坏女人,定然是不安好心!】

        郁君辞听着酒儿心声,心里极为认同。

        原本有沈氏打理着,他的后院十分清静,并没有其他府里各种正房小妾斗得不可开交的场面。

        如今因着换了个人,才短短两日,他便觉得整个后院都乌烟瘴气的。

        这家宅果然需要一个靠谱的主母打理才行。

        至于这假沈氏,应是整日呆在房里闲得慌,看来还得给她寻点事儿干。

        他不经意将沈氏不知听了谁的挑唆要给他寻通房的事漏给了几个嫂子知道。

        果不其然,都没能等到明日,嫂子们就一个个过来‘关心’假沈氏了。

        孟如妡生怕自己露了馅,小心翼翼地应付了半天,简直是苦不堪言。

        这郁家嫂子们也太不讲究了,竟然劝她不要‘自找麻烦’!

        她只是想让郁郎疏解身心啊,她有什么错?

        沈氏怀孕生子不能伺候郁郎,自然要让别的女人来伺候,否则她这个做妻子的岂不是不贤?

        可这郁家几位夫人的想法似乎与常人不同。

        孟如妡想到郁君辞的话,纠结了大半夜才入睡,眼皮刚合上,却是被手腕上的一抹凉意刺激得瞬间醒了过来。。

        【找到了!】

        【娘亲的魂魄果然被她藏在这古阴玉所制的镯子里,难怪能瞒过我的灵瞳!】

        孟如妡一把按住腕上的镯子,心中惊骇。

        怎么回事?

        刚刚沈沛蓝的魂魄竟然差点冲破封魂阵跑出来。

        她心中砰砰乱跳。

        手里这枚古阴玉所制的镯子是她花了许多心思才送到沈沛蓝手里的,里面有一个能够困住魂魄的封魂阵。

        那日她占了沈沛蓝的身体后,就将其魂魄关入其中。

        原本只需七日,她的魂魄就能与沈沛蓝的身体很好地融合,届时就可以利用封魂阵彻底让沈沛蓝消失。

        可这几日她被这倒霉孩子哭得心神晃荡,竟隐隐有离魂之兆。

        想到这,孟如妡一口恶气在胸中翻涌,望向床上的婴孩眼中透出杀意。

        传言,中元出生的孩子不易成活......

        酒儿对上孟如妡恶意满满的眼神颇有些心惊。

        让她对上鬼怪,根本不在怕的。

        可这会儿她对上的是顶着她娘亲皮囊的恶魂,看她的眼神,是想杀人啊!

        她如今灵气少得可怜,根本不是坏女人的对手。

        酒儿想到这,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哇——”

        哭声震天。

        “啊!”一股臭臭的味道传来,孟如妡杀气腾腾的目光瞬间化为惊恐。

        她忍不住尖叫起来:“嬷嬷,檀雨,快来!拉了拉了,她拉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