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读心侯府团宠小奶宝,爹娘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1 章 酒儿出生

第1 章 酒儿出生

        七月十五,中元节。

        天从早晨起来便阴沉沉的。

        往日里丰都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在,只剩紧闭的店铺和纸钱飘零的空空的街道。

        酉时刚过,原本还有一丝亮光的天际陡然暗下,风呼呼地嚎着,一股森森的凉意在丰都各个街道上弥漫开来。

        明明是炎炎夏日,此刻却比秋意更加寒凉。

        所有人家都门窗紧闭,躲在家中轻易不敢发出动响。

        然而此时丰都权贵集中的北城永定侯府却是一片兵荒马乱。

        “老夫人,三夫人要生了!”

        郁老太太一惊,“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原本距离老三媳妇生产的日子还有十天左右。

        今日生产的话......孩子十有八九是活不成的。

        甚至大人也性命堪忧!

        郁老太太杵了杵手里的龙头拐杖,喊上几个儿媳:“去三房!”

        侯爷和老三都不在,无论如何,她都得护住老三媳妇儿!

        她捏紧了手里的拐杖,脸上一片肃然。

        郁老太太领着众人来到三房时,沈氏早已被送进了产房。

        好在三房被沈氏打理得很好,即便在这样紧张得时刻,一众下人也是有条不紊的。

        郁老太太暗暗点头。

        “周稳婆和刘稳婆可有请来?”郁老太太问道。

        如他们这样的府邸,稳婆定然是早早就寻好了,只是这时间还没到,且又是今儿这种特殊的日子,若是没有让稳婆提前进府,这会儿也没法出门去请啊。

        沈氏的大丫鬟檀雨赶紧回道:“刘稳婆是定了三日后才进府候产,如今只有周稳婆在,还有徐嬷嬷也在里头候着呢。”

        郁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檀雨你去传话,让沛娘安安心心地生孩子,我们都在外头替她守着!”

        说完,她让人搬了椅子过来,就候在三房院子外。

        她早年随夫出征,身上自有一股气势在,原本惶惶不安的下人此时也镇定了不少。

        三房的院子里静寂一片,院外不知何时涌动着一层浓重的阴雾,似乎有什么东西隐在阴雾中准备伺机而动。

        院子里的气氛越发凝重。

        沈氏这一胎似乎生得格外艰难,血水一盆盆地往外端,可里头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院中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临近破晓。

        郁老太太不住地往一旁的沙漏望去:“再忍忍,沈氏,你再忍一会儿就好......”

        她明白,沈氏也在等着天亮邪祟褪去的那一刻。

        可是明明已经过了寅时,怎么天还没亮?

        天不遂愿。

        就在这时,沈氏的痛呼声再也没能忍住传了出来。

        快生了!

        浓重的阴雾霎时间动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涌入产房。

        郁老太太的手不由一抖,手中的拐杖也在这时断裂开来......

        大凶之兆!

        ————

        酒儿只觉得自己似泡在了灵液池里,疲累至极的身躯被一汪暖洋洋的水流包围着,修复着。

        忽然,一道微光照了进来,她眼皮微微颤动着,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被一股水流推动着往一处隘口滑了出去。

        耳边传来无数古怪而又尖利的笑声,刺得人耳膜生疼。

        酒儿狠狠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声音她曾听过许许多多。

        【好吵!】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大胆!】

        【谁敢打她屁股!】

        哇——

        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原本盘踞在产房里不住翻滚叫嚣的黑雾刹那散去。

        原本战战兢兢的周稳婆差点也跟着婴儿哭出声。

        太可怕了。

        真是太可怕了!

        都说中元节这日出生的孩子活不成,她原是不信的。

        万万没想到是真的!

        那么多的邪祟啊,虎视眈眈地盘踞在产房里,准备伺机而动。

        房里伺候的人早在邪祟跑进来后都晕了过去,只剩下生产到一半的产妇和手里已经摸到婴儿的她还清醒着。

        她也很想晕过去啊。

        可不知为何,她手软脚软,就是晕不了。

        “周稳婆!”耳边传来三夫人沈氏的厉喝声,唤回了她的些许理智,“孩子快出来了!”

        好在孩子出生得很是顺利,她根本没花什么力气,几乎是靠着本能剪去脐带,顺便拍了一下娃娃柔软弹嫩的小屁股。

        直到孩子的啼哭声响起,她都没能回过神来。

        “宝贝,我是你娘亲。”眉心被人轻轻一吻,耳边传来一道温柔至极的话语。

        酒儿内心一震。

        【我,变成小婴儿了?】

        她缓缓睁开眼,便对上一张清艳绝伦的美人脸。

        【啊,我娘亲真好看!(★    w    ★)】

        酒儿想,娘亲这么美,她以后应该也会是个小美人吧。

        沈沛蓝微微一怔,是谁在说话?

        【唔,好饿~~】

        沈沛蓝低头,对上一双圆溜溜水润润的眼睛,怀里的孩子似乎饿狠了,正举着小拳头往嘴巴里塞。

        她往周围看了一圈,除了她醒着的也就周稳婆和孩子了。

        刚刚那声音,莫不是孩子的心声?

        沈沛蓝心头一紧,她知道,她的孩子生来不凡。

        先前周稳婆因害怕并没有注意到,在孩子降生发出啼哭的那一刻,屋内所有的邪祟全都散了。

        “周稳婆,今日一事,希望你守口如瓶。”沈沛蓝叮嘱道,屋内的情形着实有些诡异,这内宅有婆婆坐镇,府内的消息必然不会传出去,可周稳婆并非侯府的人。

        周稳婆连忙点头:“夫人放心,我可是出了名的嘴紧。”

        刚刚的事实在吓人,不过这孩子一出生那些邪物便没了踪迹,想来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

        沈沛蓝自然知道周稳婆是个稳妥的性子,毕竟当初儿子也是她接生的,她当即把孩子交给周稳婆:“孩子饿了,劳烦你把她抱出去喂奶。还有,徐嬷嬷她们定是被那等邪物吓晕,你帮我喊了人来。”

        这屋里倒了一地,实在是指靠不上。

        周稳婆刚刚就挨个儿掐了一遍,一个都没叫醒,这会儿得用的也只有她一个了。

        她连忙接过孩子。

        也是这会儿她才注意到,三夫人这回生的是个千金。

        周稳婆惊喜抬头:“三夫人,这、这可是位小姐啊!”

        沈沛蓝望向她怀里的婴儿,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她的女儿,是这侯府里唯一的姑娘。

        以后必有许多人来疼爱她。

        周稳婆没有再耽搁,连忙将孩子抱出产房。

        而就在这时,沈沛蓝再也撑不住倒在了榻上。

        怀孩子这段时日,她身体不大好,方才生下孩子已经是拼尽了全力,强撑着一口气看到孩子安然无恙,她心神松弛,顿时昏死过去。

        谁也没注意到,此时沈沛蓝手上戴着的镯子闪过一道暗芒,没入她体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