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丧尸大佬:咬了他可就不能再咬我了哦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怀孕

第八十八章 怀孕

        顾池奋力的想要挣脱开,但是力量不敌沈若灵。

        只能用大大的眼睛愤怒的注视江白愉。

        江白愉的眼神淡淡的从宋景和肖可可的身上扫过去。

        两人立刻心虚的别开脸。

        虽然话是顾承业说的,但是他们私下也在顾池的面前,说了江白愉等人不少的坏话。

        “小孩子,童言无忌,不过,宋景,你们应该能劈柴扫雪吧?”江白愉没有追问顾池的事儿,继续针对宋景他们。

        宋景想要拒绝,却发现所有人都在看他们。

        如果真的不做点什么的话,估计这个监狱,他们是待不下去了。

        “小愉,哪里的话,你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是做什么!”宋景笑着说。

        江白愉看向了谢明堂:“明堂,辛苦你监督他们一下了。”

        “嗯,”谢明堂神色清冷的点点头。

        一听到要谢明堂监督他们,宋景和肖可可的脸色更差了。

        一顿饭吃的可以说是食之无味。

        全程,顾承业没有再说什么。

        所有人都察觉了出来,现在的氛围有些不对。

        常宁站起来,笑着说:“江小姐,谢谢你这段时间为监狱的付出,不是你的话,监狱里的日子,不会这么好过!”

        尴尬的气氛被打破,大家都纷纷站起来,对江白愉说着感谢的话。

        江白愉不动声色的而看着顾承业,笑了笑。

        大概是受不了被当作边缘人物,顾承业猛地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听到顾承业那边发出的动静,大家都看了过去。

        一个人冷哼着说:“切,之前感激他救了我们,昨天他差点害死我们所有人,算是还他了。”

        也有人附和:“就是就是!之前和江小姐出去,从来没有那种情况。”

        听到他们的夸赞,江白愉反而有些心虚了。

        毕竟,江白愉带队能够那么顺利,和谢明堂也是分不开的。

        “大家吃完了就回去休息吧,现在外面的积雪都快盖过头了,”江白愉叮嘱道。

        如果没有江白愉他们之前带回来的厚衣服,这个寒潮也很难熬得过去。

        不知不觉之间,顾承业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民心。

        只是大家没有撕破脸皮而已。

        “这个雪越来越大了,”江白愉捧着热茶,站在的监狱门口看着。

        不远处,肖可可和宋景一个扫雪,一个劈柴。

        他们的睫毛上都挂满了冰霜。

        “嗯,昨天还下了冰雹,不知道这个寒潮会持续多久……”谢明堂也担心的皱眉。

        现在本来没法出监狱。

        还好前段时间,江白愉让他们去砍树,柴火倒是够用。

        江白愉摇摇头:“如果不超过三个月,还好说,只要能挺过去,寒潮对我们而言,不是什么坏事儿。”

        “为什么啊江姐姐?”一旁堆雪人的顾念好奇的问。

        和她哥哥不一样,顾念很喜欢江白愉和谢明堂。

        江白愉低下头,摸了摸戴着毛绒帽子的顾念的头,说:“天气冷,食物不容易坏,而且丧尸的能力也会受限。”

        “哦!原来是这样!”顾念恍然大悟的点头。

        突然,宋景的那边,传来惊呼。

        “可可!你怎么了可可!”

        谢明堂看了江白愉一眼,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谢明堂就抱着昏迷过去的肖可可回来了。

        江白愉看着肖可可身下渗透出来的鲜血,挑眉。

        宋景紧张的说:“最近太累了,可可会不会是流产了?”

        “放到医务室去看看吧,”江白愉扫了他们两个一样。

        比起之前,宋景和肖可可现在满手的冻疮,而且都裂开了很大的口子。

        里面流着脓血水。

        肖可可本来还算俏丽的脸上,也被冻得发红开裂。

        江白愉勾起嘴角,看着监狱里唯一有妇科经验的老人,给肖可可诊断。

        “就是最近有些累,加上来月事了。”老人转过头,淡淡的说。

        先前还同情肖可可的人,顿时黑了脸。

        “她不是说自己怀孕了?”常宁嘲讽的扯着嘴角。

        宋景慌乱的说:“我们……我们用验孕棒试的!说不定是验孕棒的问题!”

        “嗯,验孕棒确实不是百分百的准确。”老人点头,然后看向江白愉,“这里有红糖吗?加上姜,给她煮一碗糖水,暖暖身子。”

        大家都有些不愿意。

        本来宋景和肖可可就是后面加入的。

        要不是江白愉的手腕硬,让他们去扫雪劈柴,他们就真的是来监狱度假的!

        “红糖没有,反正驱寒的不就是姜汤吗?给她煮点吧!”江白愉转头,看向边牧。

        顾承业的声音传来:“仓库里有红糖!”

        然后,他把手里的红糖往边牧的手里一塞,说:“一起煮吧。”

        “谢谢顾大哥!谢谢顾大哥!”宋景赶紧感恩戴德。

        江白愉似笑非笑。

        她记得,之前司泽清点物资的时候,可是没有红糖的。

        “顾大哥,我们的仓库物资的货物清单,我都有,真没有红糖,你这个红糖……”收到了江白愉的眼神,司泽立刻质疑。

        顾承业的眼神一僵,说:“我老婆生了孩子体质虚,我……给她准备的。”

        行吧,也算是个好老公。

        江白愉嘲讽的笑了笑,看到了其他人眼里的惊讶和怀疑,知道顾承业这个举动,几乎已经是彻底失去民心了。

        肖可可因祸得福,不用再去干活了。

        “这段时间大家也休息好了,我分配一下,各自的任务吧!”江白愉看到宋景那副随时随地会晕厥的样子,总算是放过了他们。

        等待寒潮过去的这段时间,顾承业不怎么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连带着宋景和乌鱼他们一起。

        江白愉知道,山雨欲来的时候,总是格外安静。

        终于,有一天,顾承业带着宋景和乌鱼出现了。

        看着乌鱼有些纠结的眼神,江白愉心中有数了。

        “顾大哥,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和你争夺监狱领袖的想法。”江白愉叹了一口,“不管你信不信。”

        “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想法,现在,你确实在监狱里的影响力,超过了我。”

        顾承业的语气冷漠,连眼神都很阴狠。

        江白愉在心中无奈。

        “是啊小愉,别让顾大哥为难,我们商量了一个办法,也不算赶尽杀绝,”宋景笑嘻嘻的说。

        那副模样,很是欠揍。